为全中国人讨血债!今天他是英雄也是悲剧——梅汝璈

    作者:网络来源:www.0830lw.net发布时间:2019.09.18浏览量:444

88年前的今天,

东北爆发“九一八事变”,

这是日本侵华的开端!

此后14年浴血奋战终于换来山河无恙,

但这并不是结束。

战争刚刚过去,

便是举世瞩目的“东京大审判”,

这是对日本战犯欠下中华民族,

累累血债的清算!

只有将他们送上绞刑台,

一切才算是结束!

可那场审判的艰难超乎想象,

日本甲级战犯拒不认罪,

要想判这群侩子手死刑,

国际上的支持率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可就在这困难重重中,

是他据理力争,替全中国人讨血债!

可他是民族英雄,却也是一个悲剧......

他,就是梅汝璈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641.jpg

1904年11月7日出生的他,

从贫穷山庄走出,

凭优异成绩走进清华,

又去美国留学, 

先后获斯坦福大学经济学硕士,

芝加哥大学法学博士。

毕业后,作为不可多得的法学专家,

他本可以留在美国,

可他却拒绝大律所的高薪,

放弃了在美国的一切,

于1929年回到满目疮痍的祖国,

任教于南开、西南联大、复旦等高校,

将自己满腹法学学识传给祖国桃李。

他常勉励学生:“我们必须‘明耻’,

耻中国的科技文化不如西方国家,

耻我们的大学,

现在还不如西方的大学,

那我们怎么做呢?

我们要奋发图强以雪耻!”

而没过多久,

这个雪耻的机会就来了。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647.jpg

1945年二战结束后,

国际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

任命11位来自各国的法官,

在东京审判日本战犯。

但对国民政府来说,

派谁去参与审判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因为审判是参照英美法律开展,

而当时中国精通英美法的人才紧缺,

上哪去找这样一个人?

既能精通英美法,

又能担得起维护祖国利益的责任?

就在大家愁眉不展时,

有一个人让众人眼前一亮,

而他正是梅汝璈。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651.jpg

东京大审判,他作为中国法官代表出席,

1946年3月19日来到东京后,

时任国民政府教育次长的顾毓琇,

将一柄宝剑赠予他,

他接剑后说:“红粉送佳人,宝剑赠壮士,

可惜我非壮士,受之有愧。”

顾毓琇马上说:

“你代表飘荡在天国的百万华人亡灵,

和依然惨淡生存的四万万国人,

到这侵略国来惩罚元凶祸首,

天下之壮烈事以此为最,

君不为壮士谁为壮士!”

听罢梅汝璈拔剑出鞘,慷慨激昂道:

“我既受国人之托,定将勉力行事,

断不使战争元凶逃脱法网!”

宝剑赠英雄,铁肩担道义,

清算血债,护国尊严,

这代表全中国的使命重如千斤,

而他遇到的阻难,是未曾预料到的。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655.jpg

第一次开庭预演就起了一次风波,

当时安排法官座次,

中国安排在美、英之后,

时刻把国格放心上的他立即抗议:

“我认为应按受降书的签字顺序,

那么中国应排在第二位。”

审判长对此不以为意:“老梅啊,

这是法庭,不是重演受降仪式,

何必对一个小小问题如此在意呢?”

  而他却义正言辞道:

“这问题一点都不小,

何况真理只有深浅没有大小,

没有日本投降便没有今日审判,

按受降国签字顺序排座,顺理成章。”

之后在他力争之下,

中国被排在第二座次,

尊严是争来的,他让十国法官,

见识了中国人的不可小觑!

而为祖国争了一次第二,

他还要争一个第一!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659.jpg

当时审判席后,美国国旗插在第一位,

中国国旗插在第二位,

他认为这样不妥,再次向审判长提出:

“中国国旗应插在第一位。”

这下美国法官不乐意了,

十分傲慢地问:“凭什么?”

中美双方就此展开激烈争论,

最后他用流利英语大声道:

“中国人民,

因为日本法西斯分子的残暴,

几千万亡灵沉冤九泉!

为抗击日本侵略,

我国军民以伤亡逾3500万人的代价,

换来击毙击伤日军130多万,

占日军在二战中伤亡总数的70%!

中国不是打败日本军国主义的主力,

谁是主力?!”

美方理屈词穷,

最终中国国旗放在第一位,

美国国旗则移至第二位。

他用巨大勇气,

为祖国赢得尊严。

可这次审判,最艰难的是:

日本战犯欠中国人的血债,

到底能不能血偿?!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702.jpg

 5月3日,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终于开庭了!

可罪行累累的日本战犯,

面对罄竹难书的血的事实,

竟异口同声说自己:“我无罪!”

这些战犯,拥有庞大的实力辩护律师,

销毁了大量侵华证据,

给审判工作带来巨大困难。

在这样的形势下,

要把这些战犯送上断头台困难极大,

取证不力或庭辩不利,

都将严重影响审判结果,

稍有不慎就可能让这些罪犯逃之夭夭,

那中国三千万军民的血债,

四万万人的悲惨,由谁来还?!

以梅汝璈领导的中国代表团压力巨大!

而他铿锵有力的说:

“没办法就想办法,没证据就找证据!”

之后中国代表不眠不休,

从日本内阁千万份资料中寻找证据,

又寻来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出庭作证,

还找来被关在苏联的末代皇帝溥仪!

当溥仪出现在法庭上,

东条英机的脸色终于变了,

中方搜寻有力罪证速度之快,资料之全,

让日方始料不及,

最终日本战犯终于全部认罪。

可他还不能松懈,

因为最艰巨的拉锯战打响了!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707.jpg

接下来法庭开始讨论量刑问题,

他一心要送日本战犯上绞刑架,

可当时国际并不主张死刑,

很多欧美报纸都预测死刑不可能执行。

并且11国法官,除了中、美、苏外,

其余8位法官都不赞成死刑!

印度法官“慈悲”为怀,

主张对所有战犯无罪释放;

审判长则主张将战犯流放荒岛;

欧洲几个国家因为本国已废除死刑,

更是主张判有期徒刑。

要想让日本战犯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难中至难,

但他仍据理力争,坚持判处战犯死刑。

他说:

“如果不做出令人信服的判决,

梅某无颜再见江东父老,

惟有蹈海一死,以谢国人!”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711.jpg

面对各国法官们的不支持,

他伏案足足一月,

奋笔疾书10多万字,

写下种种日军侵华罪行。

在当时多数不同意,

判处战犯死刑的多国法官会议上,

中国法官梅汝璈上演了,

一场场撼人心魄的法庭传奇。

他说:“日本军队抢劫、强奸、杀戮,

他们戕害了多少生命?

难道还不足以判处死刑吗?!”

他说:“如果法律不给日本、

不给这些战犯们最严厉的惩罚。  
谁敢保证日本,

有一天不会再次挑起战争?

谁能保证日本,不会再侵略别的国家 ?
谁敢保证日本军国主义的幽灵,

不会再次复活?!
在座哪位先生敢做出这样的保证?!”

......

声如洪钟,满腔义愤,

在座的法官们个个沉默不语,

最终,他艰难的扭转了整个审判局面!

从1946年到1948年11月12日,

这场世纪大审判,足足开庭了818次,

中国代表团,

最终将东条英机等7名甲级战犯,

送上绞刑架!

以此告慰,

在战争中千千万万死难的国人冤魂!

“壮士”梅汝璈实现了自己的诺言:

个人得失,可以让,

国家利益,丝毫不让,

他尽展了作为中国人的风骨!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715.jpg

送上绞刑架的七名日本战犯

而他在忙着维护祖国尊严,

忙着为中国亡灵雪恨时,

国民政府在忙什么呢?

当时随着审判进行,

中国代表们发现,

国民政府对东京审判准备不足。

在庭审中,

参加法庭审判的中方人员只有17人,

(美国的代表团有70人,

日本光辩护律师也有数十人),

中方势单力薄人手不够,

而当时蒋介石正忙于打内战,

根本无暇顾及这边审讯工作。

可就在得不到国内政府支持的情况下, 

梅汝璈还是打赢了!

这位慷慨激昂的中国大法官,

在远东军事法庭的一席话至今徘徊不去:

“我不是复仇主义者。

我无意于把日本帝国主义者,

欠下我们的血债写在日本人民账上。

但是,我相信,

忘记过去的苦难可能招致未来的灾祸。”

他全程参与了这次世纪审判,

功绩彪炳千古,可伴随着时光流逝,

他浓墨重彩的前半生辉煌落下帷幕,

接踵而来的,却是后半生的凄惶......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719.jpg

东京审判11位法官合影,一排左二梅汝璈

审判结束后,他对国民政府极其失望,

当国民政府得知审判结果,

想表彰在“东京审判”中,

给中国人长脸的他和检察官向哲浚时,

二人均选择了拒绝,

他还谢绝担任国民政府的司法部长。

新中国成立后,选择留在大陆的他,

被委任外交部顾问,

他本以为从此一展爱国抱负。

可是没想到,

新中国的法律建设基本照搬苏联,

学习英美专业的他渐渐无用武之地。

他每天能做的就是看看报纸,

原本轩昂的眉宇间尽满是落寞。

但他岂会甘于落后呢,

快50岁的他拿个小本子从头开始,

积极学习起俄语和研究苏俄法学,

以期有用之身不被搁置,

可惜时代使然,

他最终也未能得偿所愿!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722.jpg

1957年,疯狂扭曲的时代中,

他被降薪降级,当年堂堂国际大法官,

审判日本战犯的这样一位民族大功臣,

竟被说成罪人......

但他并不以为意,虽境遇坎坷,

可他更担忧的是国人居安而不思危,

所以他要把当年东京审判的故事写下,

以求警醒世人。

他一边被勒令去打扫厕所,一边写着:

《谷寿夫、松井石根和南京大屠杀事件》

然而这本书却遭到指责,

被扣上煽动'民族仇恨'、

'鼓吹战争报复'的罪名。

有人说:“梅汝璈名字出现的频率,

和受关注的程度,

基本上是中日关系的晴雨表。”

中日关系紧张时,他便被人翻出来夸;

中日关系缓和时,

他便成为不合时宜之人被淡忘。

在那无休无止的检查中,

他写道:“我实际上,

只是一本破烂过时的小字典而已。”

1973年4月23日,不过68岁的他,

在无尽心酸中离开人世。

原本打算写60万字,

关于东京审判的书稿,

也才刚刚完成了1/3,

他就这样带着壮志未酬的遗憾走了......

微信图片_20190918102726.jpg

如今他已离去46年,
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他?!
不懂历史的民族没有根,
淡忘英雄的民族没有魂。
他这样的民族英雄,
正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根与魂。
勿忘英雄昔日恩,
莫寒英雄热血心。


这样一位为国为民立下如此功劳的英雄,

我们不应该忘记他!

祖国利益寸步不让,

民族尊严点滴必争,

铁肩担道义,豪情为中华!

今天2019年9月18日,

九一八事变88周年,

勿忘英雄,铭记苦难,

中华儿女砥砺前行!

相关:

1.国殇:南京大屠杀八十一周年祭 纪念张纯如

2.我们在等一个道歉,日本在等我们遗忘——南京大屠杀八十周年祭

3.国殇——南京大屠杀79周年祭

4.图说历史: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9周年

1558578298936331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