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训传,一部被禁60年的电影,他没名字却万古流芳!

    作者:网络来源:www.0830lw.net发布时间:2019.09.20浏览量:326

1950年,一部电影在全中国公映,

上映后好评如潮,

被评为1950年10部最佳影片之一。

然而不久后,

该影片突然停止上映,

之后足足被禁了60年。

这不禁令人好奇:

这片子究竟敏感,露骨成什么样?

而更意想不到的是,

这部电影的主人公,

只是一个没名字、没文化,

也没尊严,但真实存在过的乞丐......

他,就是武训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236.jpg

清末,在山东堂邑县柳林镇武家庄,

有一个叫武宗禹的农民,

生有两儿一女。

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

忙活一整年,钱没多出来就算了,

结果在1838年12月5日多了个儿子,

武宗禹连起名的兴趣都没有,

干脆敷衍了事:

 “他在叔伯兄弟中排行老七,

就叫武七吧。”

武七,

他不光连“正式名字”都没有,

还过得极其悲惨。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241.jpg

他很想读书,可家里太穷,

进学堂对他来说,

是一个遥远不可及的梦。

7岁时闹大灾,他常常吃不上饭,

更雪上加霜的是父亲去世了,

从此他只能边打工边乞讨为生。

可即便他再怎么努力勤恳,

换来的永远是地主无休止的打骂责罚,

大冬天风雪交加,

他穿着单衣被罚站一晚;

地主欺负他不识字,

伪造账本不给他工钱,

还打得他头破血流......

被欺凌被毒打的他,

蜷缩在山上破庙三天三夜。

他想通了,

自己被欺负都是吃了没知识的亏,

可天下还有多少跟他一样的人啊?

最卑贱的他,

却在此刻拥有了一个最宏伟的梦想:

为穷人开办义学,

让他们免费读书,

不再被人随意欺凌

有人挣扎在社会底层,

会愤懑会不平会永远沉沦,

而他,却要在这万丈黑暗中爬起,

努力地捧起一丝光明!

从此后,“武七”,

成了衣衫褴褛、面目污黑的乞丐,

疯疯癫癫嘴里念个不停:

扛活受人欺,不如讨饭随自己;

别看我讨饭,早晚修个义学院。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246.jpg

20来岁的他讨遍了山东、河北等地,

唱着似歌非歌的曲子

他把长辫子剃掉,只在两边额角,

各留一撮桃形的短毛,丑得不行,

以这种方式获得更多人注意和施舍,

他唱:

这边剃,那边留,修个义学不犯愁。

这边留,那边剃,修个义学不费力。

除了讨饭,

他还出卖劳力脏活累活抢着干,

有时,

他给人表演全身倒立“扛大鼎”,

嘴里唱着:“竖一个,一个钱,

竖十个,十个钱,

竖得多,钱也多,

谁说不能修义学。”

他甚至当众,

吃毛虫蛇蝎,吞石头瓦砾等,

以“自虐行为”,

博取大家的好奇得一点点赏钱。

可这么拼命要来的钱,

他却都不花,有时候,

他讨到了好一点的食物,

就转手卖出去,

自己只吃那些霉烂的和糟糠菜根,

还边吃边唱:

吃杂物,能当饭,省钱修个义学院。

吃的好,不算好,修个义学才算好。

他的钱,他的全部,

乃至他这个人,

从破庙出来那一刻起,

就都只为办义学而生!

而他,离义学梦,似乎渐渐近了。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250.jpg

为了积攒更多资金,

他不断拓宽自己挣钱的渠道,

帮人说媒得喜钱;

捡拾烂布拈成线绳卖;

他还用自己积攒多年的几百吊钱,

一面典买田地一面放贷......

20多年过去,在他49岁时,

他终于攒下了3800余吊钱,

这在当时已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目。

从一个吃尽苦头的乞丐,

到终于手握财富,

他从未忘记自己初心。

他没有在自己身上花一分钱,

他放弃尊严而获得的所有钱财,

只为那一件最有尊严的事!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254.jpg

在好心的杨举人帮助下,

他得到县令支持,不久后,

坐落在柳林镇的“崇贤义塾”落成,

有瓦房24间,总计用钱4378吊,

230亩田地,地租作为开办费,

不足部分仍由他乞讨募化补给。

从20岁讨饭到50岁,

整整30年才建成的这所义学,

其中心酸只有他自己知道……

学校建成后,

他跪请当地有学问的进士、

举人到学校任教,

接着他又跪请贫寒人家,

送子女到义塾上学,学费全免,

有些人跪下,丢掉的是尊严,

而他跪下,却赢得了尊重。

开学那天,他宴请老师乡绅,

明明是他的钱办的宴席,

他却不入坐反而站在门口,

向来客磕头致谢。

大家请他入席,他说:
“我是乞丐,不识字,
不敢与先生同席。”
他分到一碗菜和几个馒头,
却悄悄拿到外面换来几块新砖,
自己仍然吃些残羹冷炙。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258.jpg

更让人感动的是,

尽管义学有足够的校舍,

他却不肯占用任何一个房间,

平时只睡在走廊里。

一天上午,他发现学生都已到齐,

老师崔隼却没来上课,

他就悄悄走进老师卧房,

不声不响地跪在床前不住流泪。

崔隼醒来后很惭愧,

从此再不敢懈怠。

如果有学生旷课,

他就跪在学生面前,流着泪劝说:
读书不用功,回家无脸见父兄,
读书不用心,回家无脸见母亲。

在他的感召下,

义学的秩序和风气非常好,

从这里走出了不少人才。

他将第一所义学成功兴办,

但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01.jpg

民国时期的临清武训义学校门

1890年,他又创办第二所义学,

这一年他已经53岁,

有人劝他娶妻生子好养老,

他却不在意,依旧乞讨,还唱着:

人生七十古来稀,五十三岁不娶妻,

亲戚朋友断个净,临死落个义学症。

慢慢地他善名传扬,

很多贫苦人称他为武善人。

他的绝世奇行甚至轰动朝野,

当时清政府已是摇摇欲坠,

却仍令国史馆为他立传,

他也成了以乞丐身份,

被载入中国正史的唯一一人。

清政府还给他赐名,

从此,他有了一个顶天立地的名字:

武训。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05.jpg

55岁,他又创读书会,

专供穷人自由借阅,

还大量翻印书籍,

免费散发给农民。

1896年,

他又在临清办起第三所义学,

取名“御史巷义塾”,

今山东示范化学校:临清武训实验小学

他播下的义学种子在生根发芽,

可他却已经耗尽毕生心力。

1896年4月,他病倒了,

静静地躺在御史巷义塾的房檐下,

不吃饭不服药,每天只喝几口清水,

但他一听到学生的读书声,

脸上就会浮现出笑容。

1896年4月23日,

千古奇丐武训,

在朗朗读书声中含笑离世,

终年五十八岁……

他出殡当日,堂邑、馆陶、临清三县,

官吏乡绅执绋送殡,

各县乡民自发参加葬礼达万人以上,

沿途来观者人山人海,

一时师生哭声震天,乡民泪如雨下。

清廷赐他谥号“义学正”,

授“乐善好施”匾额,

并为其修墓、建祠、立碑,

敬尊称为“义乞”、“乞圣”。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09.jpg

办学,一个神圣又纯洁的善举,

而这样的善举,

竟出自一个乞丐之手,

这无论是在中国还是,

在世界教育史上,

都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他走了,但他受到世人钦敬,

他的精神永存,影响了中国几代人!

陶行知创办育才学校,

张伯苓创办南开学校,

都受到他的精神影响。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13.jpg

许多近代名家,也都曾纷纷为他题词。

张学良题词:行兼孔墨。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17.jpg

李宗仁题词:惟精惟一,有始有终。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20.jpg

杨虎城题词:风兴百世。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23.jpg

傅作义题词:高风千古。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27.jpg

白崇禧题文集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31.jpg

梁漱溟题词:志气专诚。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35.jpg

冯玉祥题词:

特立独行,百世流芳,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38.jpg

张伯苓题词:义闻千秋。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41.jpg

董必武题联:行乞为兴学,终生尚育才。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45.jpg

国学大师季羡林题词:武训魂。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49.jpg

武训办义学不仅在国内拥有极高声誉,

甚至还远播海外,感动全世界!

他被收入《世界教育辞典》中,

被尊称为“无声教育家”、

“平民教育家”。

时间来到了1950年的新中国,

电影《武训传》面世,

可不过短短数年,

这样一位千古义丐的真实电影,

却被卷入了那场浩劫。

在声势浩荡的批判声中,

这部电影,成为第一部禁片,

电影主创人员无一幸免,

《武训传》的导演孙瑜,

是中国电影届泰斗,才华横溢。

却因这部电影,

大半生都在无奈中苟活着。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53.jpg

“武训”扮演者赵丹,

不可幸免成为被专攻的对象,

五年后从监狱里被放出,

他几乎都不会说话了。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357.jpg

而武训,这位曾经的英雄,

新天地不需要他,

这个坚定活出生命价值的穷苦人,

这个穷极一生办义学,

为中华留下一点点文化种子的人,

被丑画成一种阶层的可笑代表,

被新社会抛弃,

甚至有人扒掉了他的墓,

还抛了他的尸……

直到整整34年后他才被平反,

直到60年后的2012年,

《武训传》才重回大荧幕。

可他的故事已经被埋进尘埃,

与武训同时代的菲斯泰洛奇,

出生在瑞士,

与武训一样都属于下层人,

但同样有一颗伟大的慈爱心,

在菲斯毕生努力下,

平民教育最终在瑞士得以普及,

教育的成功使这个落后的小国,

一跃成为欧洲一流教育超级大国。

同样是为宏大理想,为民族奉献,

菲斯泰洛奇被尊为“教圣”。

可武训呢?

他被我们整个民族遗忘了!

今天的中国,

恐怕没有多少人会知道,

在中华历史上曾有这样一个,

为中国平民教育呕心沥血的他!

微信图片_20190920095401.jpg

名传千古不为己,但求穷人不受欺。

他捧起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这是他所期望的,

可这不应该是我们所期望的。

陶行知先生在《把武训先生解放出来》

的文章中曾疾呼:

“武训先生不属于我们的小圈子,

他不属于一党一派,

他属于各党各派,无党无派,

属于整个中华民族,

属于四万万五千万人之每一个人。”

当今盛世中华,

我们更应该传播他的故事,

让他的精神飞到今天中华大地,

每一个人的心里去。

百年武训,行兼孔墨,

只要我们每一个中国人,

都没有忘记这种武训精神,

我们中华民族的教育复兴就有希望!

15585782989363310.jpg